查看: 748|回复: 0

【紫熊】古风耽美言情剧《牵绊》-第一期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5-5-1 11:20
  • 签到天数: 13 天

    [LV.3]偶尔看看II

    发表于 2015-4-21 14:23:3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我《牵绊》人设
    主役:许叔显:身负家仇的昙朝异姓王世子,少年受音(0.4)声音要求:我也不知道有什么要求了,被我写歪了
       安靖峰:许叔显仇人昙朝丞相的次子,青年攻音(0.7)声音要求:对别人温柔却冷漠,但是对许叔显却很凶。
       李绛:昙国七皇子吃喝嫖赌无所不为,青年攻音(0.6)声音要求:兼具霸气和妖气,本期未出现
    配角:张盛:许叔显大师傅,六十岁左右老年音,本期未出现
       许伯彰:许叔显的大哥,0.8攻音,本期未出现
       卢毅:许叔显的二师傅,五十岁左右中年音
       卢夫人:卢毅的夫人,四十岁左右御姐音
       雷翰:许叔显的三师傅,为人冷漠,三十岁左右0.4受音
       安佑之:昙国丞相,本期未出现
       皇帝:昙国皇帝,为人奸诈,表面宽厚。本期未出现
    龙套:小贩甲、乙。刘掌柜,赵掌柜,柳筎媚,食客甲、乙,车夫,李掌柜,狗蛋儿。黑衣人(金使,银使),太监甲,乙。安城城主。暗影。本期未出现


    大纲:许叔显的父母遭当今丞相陷害被冤入狱,许叔显逃亡到了位于三国交界处的景峰城拜师学艺,回京途中与仇人之子安靖峰相遇,在不知对方真实身份的情况下,二人引为知己。在回京路上又与李绛相遇,三人桃园结义却又陷入了爱情与仇恨的困局。。。

    第一期


    (BGM悲壮一点的)
    旁白:昙元二十一年,詹国进攻昙国,三月之内破城十数,驻军将领刘洪慎降。危难之时,昙元皇帝命丞相长子安靖山为抚远大将军,不出一月,詹国大军被逼出境内,在昙国大军大获全胜之时,昙元皇帝下令处死铁帽子王徐峥演,株连三族,一时之间满朝腥风血雨,许氏族人尽皆伏诛,唯有其长子与三子外出求学而免于其难。


    第一章(大街上,声音嘈杂,各种叫卖声,bgm轻快)
    许叔显:(大声叫)二师傅!二师傅!
    卢毅:(懒洋洋)怎么了!?
    许叔显:(大喊)二师傅!师娘说,你要是半柱香内回不了家,她就回娘家了!
    卢毅:(紧张)什么!?你师娘说什么?
    许叔显:师娘说......(疑惑)咦?二师傅呢?

    (嘈杂声减弱,小院推门声,走步声,BGM轻快)
    卢夫人:(泼赖,喋喋不休)你个死鬼,长门大街到这不过十几里路,你居然用了半柱香!!!老了你就说,老娘去背你!显儿今年才十六岁轻功就快比你好了,你这做师傅的以后怎么去见人!?
    卢毅:(油嘴滑舌)哎哟哟哟,娘子你下手轻点,我那是有事情绊住了脚,换了平时,根本用不了半柱香,再说了,显儿是我徒弟,所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他有出息是为师我的荣幸啊,怎么就不能见人了?
    卢夫人:(尖利)嘿!你还敢顶嘴!?显儿!你进来!
    (开门声)
    许叔显:(怯懦)师...娘。你怎么知道我在外面?
    卢夫人:(自傲)哼,你这小鬼头,就凭你这三脚猫功夫还想瞒过老娘,你还嫩着呢。死老鬼,谁让你站起来的!给我跪下!
    许叔显:(撒娇)师娘,你就饶过二师傅吧,他不是故意的。
    卢夫人:(泼辣)你当我是傻子啊,这死老鬼,说是进城买货,其实就是去赌钱!(生气)赌赌赌,就知道赌,老娘剁了你的手看你还怎么赌!
    许叔显:(紧张)师娘!师娘!你冷静,冷静点!师傅的手只有两个你要是砍了,以后谁给你捏肩画眉啊?!
    卢毅:(假正经,大义凛然)显儿,不用帮为师求情,为师相信,夫人对我情深意重一定不会舍得砍我双手的。
    卢夫人:(无可奈何)你...你们....你们两个!哼,老娘不管了,老棺材你今晚给我睡走廊!!!
    (脚步声减弱)
    许叔显:(轻声)二师傅,师娘走了,你快起来吧。
    卢毅:嘿嘿!这次多亏了你小子,不然我又得脱层皮,今晚让为师借宿一宿如何?
    许叔显:(摇头)唔唔唔,千万不要,要是被师娘知道了,脱层皮就是我了,二师傅你自己保重,三师傅约了我午时去罗泉山练拳,我在不走就要过时了。徒儿先走一步!
    卢毅:(气急败坏)你这臭小子.....给老子站住!!!


    (瀑布声,鸟叫声)
    许叔显:(恭敬)三师傅,我来了。
    雷翰:你大哥的信。
    许叔显:师傅,大哥在京中一切都好?
    雷翰:他很好,运气还算不错。到是你,半年不见,功夫可有懈怠?
    许叔显:(自信)懈怠与否,师傅一试便知!
    雷翰:没有懈怠就好,回去准备准备,你也该去京城看看了。
    许叔显:(激动)真的!?我能进京了?!我明天就动身!
    雷翰:(指责)你看看你,毛毛躁躁,你日后要切记戒骄戒躁,要听你大哥的话。知道么?
    许叔显:(委屈)是~三师傅!
    雷翰:(恳切)这把碧清剑是师傅当年所用佩剑,如今你就要离开景峰城我也没有别的要送你。这把剑你就拿去玩玩吧。
    许叔显:(雀跃)师傅用的剑是天下第一剑,怎么能说是随便玩玩,谢谢师傅!(坚定)我一定会好好使用这把剑,替爹娘报仇!


    (离别用的BGM)
    许叔显:多谢三位师傅多年来的悉心教导,徒儿此去前途未卜,若来日不能再侍奉于三位师傅左右,请师傅原谅徒儿不孝!
    张盛:(关切)显儿,复仇固然重要,但是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。
    卢毅:嗨,走就走呗,弄得这么伤感做什么,臭小子!要是被我知道,你不爱惜自己这条小命,我就立马飞去京城削你一顿,听见没有!
    雷翰:碧清剑收好,回来记得还我。
    卢夫人:死小鬼你给我快点回来,老娘还等着你跳水劈柴呢。
    许叔显:(哽咽)大师傅,二师傅,二师娘,三师傅,你们保重!徒儿走了!


    (人声嘈杂)
    小贩甲:好吃的豆腐花!新鲜的豆腐花!客官,来一碗豆腐花吧!可好吃了!
    小贩乙:尝尝刚摘的莲蓬!只要两文钱一个!
    许叔显、安靖峰(同时出声):给我来一碗豆腐花!
    小贩甲:好嘞!二位客官请坐!晌午人多,麻烦二位座一桌了!
    (椅子搬动,二人坐下)
    安靖峰:小哥,给我来一个莲蓬。
    小贩乙:好嘞!我这莲蓬可香了,保准您吃了还想吃!
    小贩甲:二位客官你们的豆腐花!
    安靖峰:有劳小哥。
    许叔显:(os)这人好奇怪,莲子虽味甘然则微涩,放在香香甜甜豆腐花里能好吃么?
    安靖峰:呵,这位公子,为何一直盯着在下的莲蓬,你若是想吃只管拿去便是。
    许叔显:这位公子莫要见怪,在下只是好奇,这莲子放在豆花里,真的好吃么?
    安靖峰:(微笑)让公子见笑了,在下不过是想附庸风雅一番,有诗曰:城中担上卖莲房,未抵西湖泛野航。旋折荷花剥莲子,露为风味月为香。这里虽然不比西湖的风花雪月,但是在堤岸边的闹市吃莲子却是别有一番风味。
    许叔显:(不屑)(os)原来是个书呆子,吃莲子就吃莲子还掉什么书袋。
    许叔显:原来如此,公子真是博学多识。
    安靖峰:(谦虚)哪里,哪里~
    许叔显:在下还有事就不打扰公子雅兴了,告辞。

    (清泉流水,蝉鸣鸟叫)
    卢夫人:死鬼!你又躺在这喝酒!想要吃饭就给老娘死下来劈柴!
    卢毅:哎呀!我哪是在喝酒!我这是在睹物思人!这个酒壶是叔显亲手给我做的!
    卢夫人:你以为就你想那个臭小子啊!也不知道那个臭小子怎么样了,出门在外什么都没有,臭小子又从小怕冷怕热房间一定要朝南朝北才能睡好,可外头的客栈哪有那么多讲究。
    卢毅:嘿!男人那么多讲究,还不是你惯出来的。
    卢夫人:就是老娘惯的!怎么?你还不乐意了?
    卢毅:不敢不敢,夫人说什么就是是什么!
    卢夫人:这还差不多~要不我们悄悄去京城吧!
    卢毅:这主意不错。那要不要把三弟叫上啊?
    卢夫人:不要不要,咱俩儿的轻功好,一会儿功夫就追上小鬼头了,带三弟干什么。
    卢毅:也行,你去收拾东西,我去大哥那偷点药。
    卢夫人:(窃笑)就你机灵,小心啊,前些天我又见大哥在摆弄机关了。
    卢毅:(自信)你放心,难不倒我。

    (客栈中,客人交谈声)
    刘掌柜:客官,请问您是打尖儿还是住店啊。
    许叔显:给我个房间,要朝南的。
    刘掌柜:(热情)好嘞,没问题。客官您随我来,(交谈声减弱)小店当初选址选得好,房间窗户啊多数朝南,冬暖夏凉,包准您满意,上房一天80文,普通房间一天50文。客官您要哪种啊?
    许叔显:(犹豫)哦,普通的就好。
    刘掌柜:那就往右边走,其实上房也没什么就是床宽敞软和些,小店做的是实诚生意,从不欺客。(推门声)就是这间了,敢问客官怎么称呼啊?
    许叔显:在下姓许,劳烦掌柜了,房间很好,掌柜有事就先去忙吧。
    刘掌柜:那小老儿就下去了,许公子有事只管使唤小二便是。

    (大堂食客交谈声,椅子挪动声)
    刘掌柜:哟,安公子,你回来了,你要找的东西可找到了?
    安靖峰:(温柔)嗯,找到了,明天就动身回京,多谢掌柜这几日的照料了。
    刘掌柜:(笑)呵,哪里哪里,都是我应该做的,我叫小二烧水,安公子是否在房里用饭?
    安靖峰:嗯,还是跟以往一样便好。
    刘掌柜:对了,今天城里来了戏班,大家伙都要去盛昌楼听戏,安公子若是得空不妨去看看。
    安靖峰:好,反正事情已经办完了,听听戏也不错。
    许叔显:(好奇兴奋)掌柜的,今晚有唱戏?
    刘掌柜:哦,是许公子啊,是啊,听说是京城来的戏班,给宫里的娘娘们唱过戏。许公子也想去看看?
    安靖峰:(惊讶)原来公子你也住在这个客栈?
    许叔显:原来是你啊。我说怎么看着眼熟。
    刘掌柜:二位原来认识,那可好,正好可以一起去看戏。安公子去过盛昌楼,许公子你与他同去就不用再问路了。
    许叔显:(犹豫)也好,那就要劳烦安兄了。
    安靖峰:不劳烦,一个人听戏也无聊,许公子不如同我一起吃完晚饭再去听戏?
    许叔显:(兴奋)掌柜的,城中哪个饭馆最好吃?
    安靖峰:盛昌楼的烤鸭倒是远近闻名,许公子不妨一试。
    许叔显:那就劳烦安兄了!



    (街上,嘈杂,有小贩叫卖声)
    安靖峰:不知许公子是哪里人?
    许叔显:安兄不必见外叫我叔显即可,我家在景峰城。
    安靖峰:听说景峰城是三国贸易之所,十分繁华,叔显你在那里生活一定有不少见闻吧,不知可否说与为兄一听?
    许叔显:(自豪)那是自然,景峰城的确有很多往来商人,很多东西连京城都没有。
    安靖峰:哦?叔显去过京城?
    许叔显:(惊慌)我...嗯,小时候去过。
    安靖峰:(试探)那叔显现在是要去哪?
    许叔显:去京城探亲。
    安靖峰:那正好,我们可以结伴而行,我的家在京城。那叔显要去京城干什么?
    许叔显:(转移话题)安兄,戏曲什么时候开始?不要晚了才好?
    安靖峰:(不紧不慢)哦,差点忘了,不用着急,我与盛昌楼的东家有点交情,他会给我们留位置的,直接去便是。
    许叔显:(放松)那就好,我也想尝尝安兄推崇的烤鸭呢。



    (酒馆中,客人交谈声)
    小二:安公子您来了,二楼雅座空着,我带您去?
    安靖峰:我自己上去吧,先上一盘烤鸭,半斤女儿红。
    小二:好嘞,安公子请便。
    许叔显:安兄在这里呆了很久吧,连这里的小二都跟你那么熟。
    安靖峰:也不是很久,应该有半年了吧,这里民风淳朴,生活很安逸。
    许叔显:既然安兄是京城人,那为何会来这里?
    安靖峰:我来这里找点东西,现在找到了,可以回京了。
    许叔显:原来如此,哎,戏曲开始了。
    (戏曲声)
    小二:安公子,你们的酒和烤鸭。
    安靖峰:谢谢。来,叔显,尝尝烤鸭。
    许叔显:(轻声,痴迷)哦。
    安靖峰:叔显?!
    许叔显:(恍惚)啊?(惊醒)啊!烤鸭来了,(害羞)吃烤鸭,吃烤鸭。
    安靖峰:叔显很喜欢听戏?
    许叔显:(回忆)是啊。小时候,我爹喜欢带我和哥哥们去听戏,我最小,所以总是骑在他的脖子上,看戏台也总是看的最清楚。
    安靖峰:你爹爹对你真好,我爹可从来没有陪我去看过戏。
    许叔显:世上没有不爱自己子女的父母,也许你父亲只是太忙了吧。
    安靖峰:(嘲讽)可能吧。
    许叔显:来,喝酒。
    安靖峰:好,喝酒!


    (蝉鸣)【用温馨的bgm】
    许叔显:(酒醉)安兄可会武功?
    安靖峰:(迟疑)学过一点,学的不好,强身而已。
    许叔显:(呢喃)偷偷告诉你哦,我武功很厉害的。我会飞的很高很高。
    安靖峰:(轻松)你喝醉了。
    许叔显:(赌气)我没醉,我真的可以飞很高,你看。
    (衣袂翻飞声)
    许叔显:(远)哈哈,你看,好高啊!
    安靖峰:(紧张)你快下来,你喝醉了,会摔下来的!
    许叔显:(自信)不会的,我轻功很好的,再高一点摔下来也没事,真的!
    安靖峰:你快下来,我们回去了!
    许叔显:不要回去!不要回去!我要飞到.......啊~~~!!
    安靖峰:(惊慌)小心!
    许叔显:哈哈!别担心,你看,我没事。我....
    安靖峰:叔显!?叔显!?叔显你醒醒,叔显你没事吧。



    (敲门声,开门声)
    刘掌柜:安公子你回来了,许公子这是怎么了?
    安靖峰(累)呼,没事,他只是喝醉了,劳烦掌柜的打盆水到我房里吧。
    刘掌柜:好,我马上去烧水。
    (开门声)
    安靖峰:叔显,我们到客栈了,你快醒醒回自己房间去吧。
    许叔显:(撒娇)嗯嗯~爹~让我再睡会儿嘛~
    安靖峰:你松手,我不是你爹,你松手,哎哟!
    许叔显:(吃东西的声音)阿姆阿姆,烤鸭好好吃~
    安靖峰:(生气)你!许叔显!你快起来!
    许叔显:(傲娇)男子汉大丈夫说不起来就不起来。
    安靖峰:(气急)好,你不起来也可以,把你房间钥匙给我,我到你房间去睡。
    许叔显:(赖皮)不要不要!爹和我一起睡嘛!
    安靖峰:(严厉)你钥匙放哪了?
    许叔显:(大叫)不给!
    安靖峰:不给?不给我就自己找了啊。
    (衣服翻动的声音)
    许叔显:不要(痒)啊哈,啊哈,不要,!好痒啊!啊哈哈哈!
    安靖峰:你撒手,快把钥匙给我!你撒手!
    (推门声)
    刘掌柜:(慢)安公子,你要的水....(惊讶)哦!我...我...我什么都没看见,我先出去了。
    安靖峰:掌柜的,你站住,不是这样的,不是!许叔显,你住手!!!!!!(回音)


    (第二天,轻快的bgm)
    许叔显:(迷糊)嗯,头好痛,我这是在哪啊?这好像不是我房间。
    安靖峰:醒了?
    许叔显:(疑惑)咦?安兄?你怎么在这?
    安靖峰:(生气)哼,你还好意思问,昨晚的事你一点都不记得了?
    许叔显:(迷糊)我,我不记得了,昨晚我做了什么么?
    安靖峰:你喝醉了不仅抱着我叫爹,还咬我,还把我拉到床上,害的掌柜的以为我们,(咬牙切齿)我们...
    许叔显:(怯懦)我们~我们什么啊?
    安靖峰:(气急)害得掌柜的以为我们是断袖!
    许叔显:(惊讶)啊?!怎么会这样,我,我不记得了。(紧张)我就是喝了一点点酒而已,三两都不到,(歉疚)我,我,我不是故意的,安兄,真是抱歉。
    安靖峰:(无奈)算了,我也没想到你酒量那么差。待会儿,你自己跟掌柜的解释吧。
    许叔显:(小心翼翼)安兄,我昨晚没说什么吧?
    安靖峰:你说了很多。
    许叔显:(紧张)我说了什么?
    安靖峰:比如撒娇说你不要起床,再比如说要我帮你洗澡,又比如半夜说要吃糖葫芦。(讽刺)不是很多,哈?
    许叔显:(尴尬,羞涩)我,真是对不起,我,我不知道我喝醉了会这样。
    安靖峰:好吧,既然你醒了,你可以回自己房间了。
    许叔显:哦哦哦,好,我马上就回去。
    (脚步声匆忙,推门声)
    许叔显:(撞到门框)啊呀!痛痛痛痛。
    安靖峰:(无奈)唉,你没事吧?
    许叔显:(害羞)没事,没事。我走了。
    安靖峰:唉~真是迷糊。



    (客栈大堂,客人交谈声)
    安靖峰:(温柔)多谢掌柜这几个月的照顾,在下走了。
    刘掌柜:哪里哪里,应该的,安公子许公子走好。下次有机会再来这里玩啊。
    许叔显:一定一定。
    安靖峰:你为什么一定要跟我一起走,你看到掌柜刚才的眼神了没有?
    许叔显:我们都去京城一路上有个照应嘛,我跟掌柜的解释过了啊,他不相信我,我能有什么办法?好啦好啦,上马,上马,我们要在天黑前到下一个镇子呢。
    安靖峰:哼。
    (马蹄声)

    第一期结束,片尾

    来自群组: 《牵绊》第一期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音谁入住登记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音谁而语中文配音社团    

    GMT+8, 2020-8-6 06:54 , Processed in 0.090743 second(s), 27 queries 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2 Designed by situo168.com

   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